推荐资讯

就成了你们胡家禁地区区两个先天奴仆

发布时间:2018-07-04 17:01 浏览:
战阵一现,赵绝仙顿时岌岌可危。
 
    “赵绝仙,你若真有主人,怎么不见他来救你?不过一派胡言罢了...”
 
    胡霄冷笑,睥睨四顾,不可一世时。
 
    黑色马车内,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是我命令他闯进来的,怎么,你有意见?”
 
    紧接着,一只青玉雕成的手掌,推开车门,缓缓踏出,现出一个青衣男子。男子黑发黑瞳,十六七岁年少,但双眼似历经岁月,穿透时空,弹指千年。
 
    青衣男子一现,赵绝仙立刻推金山倒玉柱拜下:
 
    “老奴参见主人。”
 
    顿时,天上地下,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尤其胡霄,更是面色铁青,如见鬼魅。
 
 
------------
 
第895章 古药郡(第三更)
 
    琼花山前,长风呼啸,一片死寂。
 
    胡霄眼角直跳,他没想到北寒王赵绝仙,竟然真做了别人奴仆。能让堂堂一域之主赶车,那这人得强到何等程度?长生榜天骄,又或者一位隐世不出的天君?
 
    其他胡家战将,更是如临大敌。
 
    只有一些旁观者认出,不由纷纷惊呼:
 
    “真的是青木真君。”
 
    “不错,青衣无双、丹术通天的青木真君。一车一马一老仆。青木真君自蛮荒而来,路过诸域,号称道术、丹术双绝,纵横无敌。”
 
    “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这位丹道宗师啊。”
 
    陈凡一路行来,闯下了偌大名头。一手木系道法,有鬼神莫测之威。如今声名鹊起,很多人都能认出。
 
    “青木真君?”
 
    胡霄眉头微皱。
 
    他久居天域,俯瞰自大,真没听说过什么青木真君的威名。尤其看到陈凡修为只是金丹初期后,顿时放下心来,冷笑一声:
 
    “我管你什么青木真君、白木真君的。敢闯我胡家,触犯紫月仙子的仙驾。就准备以性命来偿还吧。”
 
    说完,胡霄就准备动手。
 
    上万修士组成的胡家战阵,更杀气腾腾,四尾天狐嘶吼,要吞人魂魄,噬人灵元。陈凡背负双手,眼中眸光淡漠,丝毫不惧。大战一触即发。
 
    这时,亭亭玉立,身形修长,娇艳动人的紫月仙子,忽的轻启朱唇:
 
    “这位,应该就是以丹术闻名的青木大师吧。”
 
    她此言一出,顿时胡家寂静。胡霄面色一僵,强笑道:“仙子认识这人?”
 
    “青木真君,道术无双,丹道通天。号称北荒十七域第一丹道宗师。紫月此次北来,屡闻大师威名。这一次总算见到,三生有幸。”
 
    紫月仙子琼波流转,水袖飞舞,盈盈一拜,现出婀娜多姿的曲线,和巴掌可握的细腰。
 
    “他是丹道宗师?”
 
    胡霄惊异,目光四下打量陈凡,还是不明白。丹道宗师虽然地位崇高,可炼出宝丹,哪怕是金丹真君,也得求着。但赵绝仙为堂堂北寒王,执掌一域,可直指长生榜,怎会俯首甘为一个金丹初期做奴仆呢?
 
    “不止,青木真君此来,曾与三位宗师、二十五位炼药大师斗丹术,百战百胜。连岚山域岐黄大师,封缘域药王木散人、玄河域九丹真君,都甘拜下风。被尊为十七域丹道第一。”
 
    紫月仙子又道。
 
    这一次,连胡霄脸色都有些变了。
 
    岐黄大师、药王木散人、九丹真君,这都是赫赫有名的顶级丹道宗师。他们坐镇一域,连域主都得礼敬三分。每年,都有无数其他荒域,乃至天域的强者,前去三位宗师处求药,整个北荒诸域,除了天域外,只有这三人,可炼制上品宝丹。
 
    陈凡能压下这三人,无论真假,丹道已可谓通天。折服北寒王,确实有些可能。毕竟任何一位真君,都不愿得罪丹道宗师。
 
    “说完了吗?立刻让开,让我等通过。”
 
    陈凡语气平静,眼中毫无波动。
 
    紫月仙子笑容顿时微微一涩,但迅速消去,依旧笑靥如花。胡霄此时,也明白了紫月仙子用意,同样笑着开口:
 
    “原来是青木大师法驾,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吗?我看未必。你们北荒胡家好大的面子,画地自圈,天海域的无主之地,就成了你们胡家禁地。区区两个先天奴仆,更敢拦我车驾,还敢攻击。这是误会?”
 
    陈凡冷笑。
 
    胡霄顿时面容一肃:“若真有这事,家仆作恶,胡某必然严查到底,给大师一个交代。”
 
    说完,他转头喝道:
 
    “来人,将那两个拦截大师法驾的贱仆,立刻带上来。”
 
    张百夜抢先飞出,化作一道冲天火光远去,不过片刻,就提着两个青衣奴仆转回,扔在胡霄面前。那一老一少两人,不正是之前攻击马车的胡家奴仆吗?
 
    “二公子,就是这两人,把我打伤的,更私闯禁地。”
 
    原先趾高气昂,持刀攻击的青年,一见到胡霄,就跪倒在地,涕泪痛苦,指着陈凡告状。但旁边的青衣老仆,隐隐感觉不对,脸有些白了。
 
    “呵呵,本公子只是命你二人,好声劝说路过的道友,请他们暂移法驾,绕路而行。你怎敢擅自驱逐别人,甚至画下禁地,悍然出手?”
 
    胡霄正色,眼中重瞳闪耀。
 
    持刀青年,顿时脸色一白,呆若木鸡。而旁边青衣老仆,更是面色苍白如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