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怎么看都是第二条对于品牌商来说更加的有利一些众人在商量了一番

发布时间:2018-09-08 11:48 浏览:
卖全美各个类型颁奖礼上的走红毯的机会。
 
    里边包括了:品牌赞助商富余出来的名额,红毯礼本身对外预留的出售名额,以及独自走红毯的搏版面的名额,那对外报价都是不尽相同的。
 
    但是你别说,问这个事情的亚洲大大小小的经济公司,那是络绎不绝。
 
    用他们的话说,这是亚洲娱乐界的整体炒作的一个方向,能在海外新闻板块出现一次,这个明星的逼格立马上升三个层次。
 
    总体上就给乔治留下了这样的一个印象:人傻,钱多,速来。
 
    所以,他们这些并没有急于下海的冲浪者,在围观了顾峥拍摄过程足有几分钟了之后,乔治才一挥手,让大家该干嘛干嘛了。
 
    “别看了,这应该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看起来跟文体类的有些关系。”
 
    “虽然咱们不怎么关注体育界的人士吧,但是奥运会上经常露脸的大家还是会瞅上一眼的。”
 
    “这人面生的厉害,估计是他们本国的著名选手,再加上这摄制组是拍广告的,我的估测肯定是八九不离十了。”
 
    “行了,肯定是中国人,没跑了,他们那个国家什么样的人才都多,来几个体育明星不稀罕。”
 
    这时候的乔治已经将他那个七彩斑斓炫酷吊炸天的冲浪板,夹在胳肢窝底下了,他旁边的几个哥儿们却被他最后一句总结性的话语给逗乐了。
 
    “嘿,这你又知道了,人家现在可没在身上挂上一面国旗啊,你是凭什么推测出来的?”
 
    迎着海风的乔治,吸溜了一下鼻腔中充盈的湿润的空气,就将自己的双手一左一右的按在了自己的眼角边儿上,然后当着所有小伙伴的面儿,往上边这么一提溜,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喏,中国人,丹凤眼儿,眼角都是上挑的,带着一股子风流。”
 
    “膏药旗人,平眉平眼,被那憋屈的岛屿给压迫的,没了自己的特色了。”
 
    随着乔治的双手再往下边这么一耷拉,就将自己的眼角给挤成了一副丧眉耷拉眼的模样,说出了让他的小伙伴们更加开怀的话语。
 
    “喏,最后一个自然是泡菜国喽,外忠内奸,极度自卑,成天想东想西强颜欢笑,一个个的自然长成这种丧气样了呗。”
 
    “哈哈哈,乔治,你想笑死我们吗?就冲着你这一番解说,我们姑且就信了吧。”
 
    “走走走,咱们赶紧趁着这会起风了,也进去过一把瘾。”
 
    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的笑闹着,冲进了海水之中,因为温差的缘故,刚进去的他们还打了几个冷颤,在浅海区好一通准备了过后,才开始划着板子,去寻最大的浪头去了。
 
    这些主张彰显自我,崇尚自由的美国年轻人,说话的时候可没有避讳任何人,那音量大的,还以为是故意的呢。
 
    让听到他们议论的品牌商这一行人,脸上可不算太好看。
 
    而站在拍摄场地最中央的顾峥,则是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自己‘有棱有角帅气无比’的脸蛋,朝着姜越的方向略带调侃味道的一挑眉毛:“那些老美们眼瞎吗?我这么帅的人,他们竟然说的长得普通!”
 
    而听到了这话的姜越却是一捂脸。
 
    自家的运动员什么都好,就是这个听话听不到重点的毛病不好,人家嘲笑的是你的名气,没有名气还摆谱!!
 
    跟你的脸长成一个瓜或者是一个枣完全没有关系的好吗!!
 
    算了,姜越叹了一口气,这样也好,顾峥看起来半分影响也无,咱们继续拍摄吧。
 
    但是等到这广告导演换了一个方位将摄像机这么一架起来,大家才发现,还真有些麻烦需要他们去解决。
 
    因为这片海域平日里游人不多的缘故,品牌商的广告之中也只是一个简单的取景,在不违反当地的法律法规的基础上,在这种野海海滩上取景,你若是低调点,速度快点,是不需要特意的联系当地的相关部门,去支付场地的租赁费用的。
 
    但是这样也有一点不不好,你也不能去阻止其他的游客尤其是当地人,介入到你的拍摄场地之中。
 
    而现在,他们所选取的奔跑到海洋之中的这个全景,十分凑巧的就将刚刚入海的乔治那一伙人搭建起来的五颜六色的帐篷屋,给涵盖在其中了。
 
    这一入眼就别扭了,就算是勉强忽视了这些东西,将这个场景取下来了,他们这个广告也存在着一个比较大的麻烦。
 
    那就是矫情的老美总是提倡的肖像权。
 
    乔治那一伙人,甭管距离多远吧,总之是出现在了镜头之中了,在未经对方允许的情况下,私自的将其形象运用于商业行为之中,对方若是追究起来的话,能将你告到……只剩下一条裤衩。
 
    哦,那条裤衩还不能是牌子货,早市上十块钱三条的,人家勉强就放过了。
 
    所以,现在顾峥这一行人就面临着两种选择。
 
    一是调转摄像机改日再来,耽误大部分的工夫和钱财,求一个稳妥。
 
    二是派出一个公关代表,与海中的那一行人好好的商量一下,也不要求多了,给他们十五分钟的空海期,让他们将这个镜头拍完了就行。
 
    怎么看都是第二条对于品牌商来说更加的有利一些,众人在商量了一番之后,就派出了他们当中最能说会道的公关组的成员,进入到海中,与对方还驻留在前海湾的人员进行沟通。
 
    待到工作组的成员联系到了乔治,将他们这边遇到的情况大概的这么一说,几个脾气秉性本就不算好的年轻人就笑了。
 
 832 来赛啊!
 
    他们这几个之所以喜欢冲浪这项运动,究其根本,就是觉得日子过得太无聊了找刺激罢了。
 
    而现在,摆在他们的面前的是一个现成的大乐子,他们干嘛不难为难为对方呢?
 
    所以,乔治这一行人也不着急冲浪了,一个两个的就站在这浅海滩上,把自己的要求给传递到了顾峥这一行人的面前。
 
    他们是这么说的。
 
    “让我们行个方便?可以啊,我们霉国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最热情的人群了。”
 
    “让我们避让十五分钟?这可是有些难办了。”
 
    “你们知道这里的海洋季风是怎么刮的吗?又知道这一阵顶级的海浪的形成需要多少的外部条件吗?”
 
    “你们知道我们追逐这些海浪,驱车多少公里才找寻到了这一片最适宜冲击的海域吗?”
 
    “十五分钟,对于你们来说是十分短暂的,但是对于我们冲浪者而言,则是瞬息万变,稍纵即逝的时间了。”
 
    “若是让开了这么长的时间,这片海域的大浪潮过去了,你们怎么说?能赔得起吗?”
 
    这个……还真是办不到。
相关阅读